蒙古大冲洗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清洗
1936年在蒙古驻苏大使馆的招待会上,斯大林训斥根登不能贯彻清洗宗教界的政策。根登仗着酒劲大骂斯大 2003年,乌兰巴托东部地区发现一个更大的埋尸坑,有600多具尸骨。经技术鉴定
蒙古大冲洗

蒙古大冲洗

  

蒙古大冲洗

  1936年在蒙古驻苏大使馆的招待会上,斯大林训斥根登不能贯彻清洗宗教界的政策。根登仗着酒劲大骂斯大 2003年,乌兰巴托东部地区发现一个更大的埋尸坑,有600多具尸骨。经技术鉴定发现,多数人双手被反绑,脑部被枪击或被钝器猛击而死,还有些人死前脖子被扭断,生前皆受过酷刑折磨。 苏式政治经济体制在蒙古全面确立,正在网上买电动车要注意什么,把母体的一切弊病全部遗传过来,蒙古长期经济体制僵化,生产效率低下,物资匮乏。但却有3000个高干家庭像苏联特权阶层一样,可以享受特供,过着优裕的生活。 根登之后的蒙古,进入了乔巴山时代。1937年8月应蒙古政府之“邀请”,苏联增派野战军3万人进驻蒙古,大清洗由此拉开序幕。 1992年,调查委员会的负责人,历史学家木汗达莱·仁钦率队在库苏古尔省的木伦挖出第一个埋尸坑,显露出100多具尸体,因为是永久冻土,尸体仍保存完好,可以从死者衣物上判断多为僧侣。由于政治原因,当政的人民革命党一度终止继续调查和挖掘。 宗教界的清洗,按标准定额,每个肃反人员一天办10个案子,超额完成者有奖。一个叫班扎拉格奇的肃反人员在摧毁一个寺庙的过程中,平均每天办案60个,成为“先进工作者”;另一位叫巴雅尔马格奈的肃反人员因一周办几百个案子,获得北极星勋章(蒙古给军功卓著者的奖励)。 十月革命后,有很多哈萨克人、布里亚特蒙古人、塔塔尔人从苏俄逃入蒙古。斯大林对这些人怀恨在心,认为他们“逃避革命”。他下令乔巴山对他们实行清洗。蒙古2.1万哈萨克斯坦人被消灭了2000人;140个塔塔尔人只剩下4个;来自中国内蒙的汉蒙两族人士几乎未留下一个活口。 1921年,蒙古爆发者革命。虽然蒙古不属于苏联,但受到斯大林时期苏联强烈影响。1930年代苏联大清洗时期,斯大林军队屠杀了蒙古3%到5%的人口,杀掉了大量僧侣,毁坏了约2000座修道院和寺庙。 在大清洗中,蒙古有独立思想的知识分子被一扫而光,党政军和宗教界著名人物亦被杀戮殆尽,传统文化遭到毁灭性打击,经济亦完全被苏联控制。 1939年末,乔巴山在笔记本里记下了这样一段工作总结:“到11月,共处决20356人,600名是高级,3174名是中级,13120名是低级,摧毁797座寺庙;在1937年和1939年之间,逮捕了56938人,其中20396被处决,被逮捕的人中有17335人是”。(注:乔巴山的数字比苏联顾问的要高) 林:“你这个血腥的格鲁吉亚人,你实际上已变成了一个红沙皇!”随后,根登夺过斯大林的烟斗,摔碎在地。1937年底,根登被扣上“反革命罪和日本间谍罪”的帽子遭处决。 二战时蒙古对“兄弟般情谊”的苏联发起了“只求贡献不求回报”的支援运动,向苏联捐助的金钱和物资远远超过自身承受能力。蒙古不仅直接派兵参加苏军作战,还强令国民前往苏联服劳役,二战时一直按斯大林要求保持着8至10万军力。 51个中央委员会成员有36 个被枪决。有1000多名军人为了避免被杀,主动“承认”自己的“反革命罪”,最初只有几个人得到赦免,以后绝大部分仍被枪毙,不少人全家被杀,甚至包括孕妇。 内务部成员卢瓦桑萨姆丹1962年回忆,由于逮捕的僧侣太多,导致监狱拥挤不堪,每周会有一两次集体处决,每次用卡车一车车拉出去。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 斯大林多次催逼根登要在1937年前全面清除宗教阶层,暗示杀掉10万僧侣,这道命令触碰到根登的情感底线,但他不敢公开违抗,只能阳奉阴违。由于他的消极抵制,致使这一任务被延期两年。根登很快丧失了斯大林的宠信。 蒙古大清洗确切的死亡人数目前尚无定论,遇难人数有从3.6万至10万人不等的版本。而蒙古数百年所积累下的书籍、卷册、艺术品毁灭殆尽,寺庙的金银器皿全被苏联人搜刮而去。 内务部在苏联专家教导下,对这65人实施“坐火椅、拔指甲、扯光头发”等酷刑,扒光衣服,严禁睡觉,不准吃饭,直到在伪造的“招供状”上签字为止;还被迫承认“反革命”,供出更多“同伙”名单。 1944年,斯大林在伊犁塔城阿勒泰发起“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”,勒令乔巴山立即向“东突”送去武器。乔巴山命人率军把200支步枪、230挺机枪和6挺重机枪、2000枚手榴弹、40万发子弹送到新疆交付给当地叛军头领乌斯满。由于这批武器和苏联空军的撑腰,中国国民政府军队平叛失利。 1937年9月10日,大清洗正式开始,当晚蒙古人民革命党高层65名干部被捕,包括中央委员会成员、大呼拉尔(相当于议会)成员、部长会议成员、军队高层全部将领。 1933年大清洗之初,斯大林授意根登效法苏联在党内抓“反革命集团”,他照办。但到了1934年以后,斯大林的指令与根登内心深处的宗教信仰不可调和,最终剑拔弩张。 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苏赫巴托广场附近,有一幢被铁丝网圈起来的红色小楼,它的正式名称叫“政治迫害牺牲者纪念馆”,俗称“大清洗纪念馆”。这幢红色小楼原来是曾为蒙古人民共和国(1992年改国名为“蒙古国”)第二任主席、第九位总理根登的住宅。 大清洗第一场胜仗抓出了“根登—德米德反革命间谍集团”,根据他们的“口供”,内务部揪出了更多的人,军队旅以上有187名将领被捕, 针对宗教界的大清洗同时展开,规模更为庞大和血腥。由于逮捕的僧侣太多,导致监狱拥挤不堪,每周会有一两次集体处决,每次用卡车一车车拉出去。指导大清洗的苏联总顾问格鲁伯奇克1938年8月向斯大林报告:“到7月20日,771座寺院已有615个变成废墟,8.5万名仅留下17338人。”

  • 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于2019-10-16 21:06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蒙古大冲洗